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ccj4006的博客

我有我的思想,我有我的说法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本人是退休机电工程师,业余爱好多,喜欢设想新产品,喜欢画画与摄影,喜欢发表看法。 我的格言是:我有我的思想,我有我的说法,我愿走我想走的路。

网易考拉推荐
GACHA精选

人大代表不愿做“百姓奴隶”说明了什么  

2013-02-03 16:32:04|  分类: 热点杂评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人大代表不愿做“百姓奴隶”说明了什么

——就广州某人大代表之狂言谈看法

    据媒体报料,在这次地方人大代表议政会议期间,作为广州人大代表的某集团公司老总叶某,在讨论廉政反腐问题时,就官员向社会公开个人财产问题上,发表了狂言,他说:“官员也有自己的隐私权,就象医生治病,病人的病例是隐私,要保护”。

    至于官员财产公开制度,他建议“采取‘随机抽签’的方式公开官员财产,比如可以采取‘定期摇号’的办法”。

    他还说:“我提倡可以向组织申报财产,但不一定要对公众公开,越是这样,社会风气就越不利于公平公正,要警惕一些人打着民意的旗号搞民粹主义”。

    他还进一步追问:“要官员公开财产有法律依据吗?全国人大有公布财产公开的法律吗?官员也是人,也有隐私,官员是公仆,不是老百姓的奴隶”。

    看过这位所谓的人大代表逻辑错乱,语句不通之狂言,不知各位作为普通老百姓的网民有何想法,也不知我们那些为民执政的各级高官有何想法,反正我这个老百姓是很不舒服,并有话要说。

    就此位所谓的人大代表之狂言来看,起码有如下几点值得百姓和决策者回味;下面就按这位叶姓人大代表的狂言之顺序进行分析一下,看看他当“人民代表”够不够资格。

    第一点,他说:“官员也有自己的隐私权,就象医生治病,病人的病例(应为病历)是隐私,要保护”。首先这位官员把自己比作病人,并把病历说成病例,对要官员把财产和作风行为问题必需做到公开透明,这一最基本的世界性廉政原则都不懂,可见其水平之低下,一定是靠背景和拉关系混上官位的。

    从他这句话中,可以看出,他不单是有“人大代表”的身份,还是一个官员,而且他更看重和欣赏自己的官员身份,所以他只表明自己是官员,而不说自己是人大代表,更不说人民代表的职责和义务,故一开口就只为自己的官员身份争权益。

    可见用官员代替人民当人大代表,是对人民非常不利的,因为他们时刻都想着官员的利益,而忘记民众的利益;当然,这也证明这位叶姓人大代表,根本就不是人民推选出来的,而是地方权者卿定的,象这样的偷梁换柱式假人民代表,自然不会为人民群众代言和办事。

    中国用大量官员代替人民参政议政,不但剥夺了人民参政议政的权利,也使得民众监政督政的民主约束力大为削弱,这也许正是中国官场和中国社会腐败滥权成风之关键吧。

    第二点,这位代表建议:“采取随机抽签,或摇号的方式公开官员财产”,这又是这位官员创造的牛言和中国特色,也证明他的水平之低下,思想之陈旧,机会主义的赌博意识之严重。

    “抽签”是过去旧社会之小民、偷盗者,怕分物、分脏不均而吃亏,才采取抽签的,而“摇号”,是现代人在赌场,在赌博式的博采业中所使用的方式,怎么能用于政策法纪规定的执政之中呢?可见他把一国之政权当成了赌场,把当官参政当成了分脏与赌博,就这种人还能参政吗?

    第三点,他说:“我提倡可以向组织申报财产,但不一定要对公众公开,越是这样,社会风气就越不利于公平公正,要警惕一些人打着民意的旗号搞民粹主义”。

    从这位叶氏官员的这段话中,可见他多牛,他不但想按他的馊主意制订廉政规则,还把提倡为民执政的共产党之组织,与公众对立起来,把民众看作是政权的对立面,把公众当成是社会风气变坏,造成社会不公平公正的罪魁祸首,这真是颠倒黑白,满口雌黄。

    他明知公众的参政议政权都被他们这些不代表人民的“人民代表”给窃走了,老百姓连监督权都没有,何来权力和能量改变社会风气?这不是睁着眼睛说瞎话吗,象这种仇视老百姓的官员,能当人民代表吗?

    他说“要警惕一些人打着民意的旗号搞民粹主义”,明眼人一看便知,他这是冲着中央的廉政反腐政策,冲着一些带头提倡和表态支持官员财产要公开制的人大代表说的,其目的就是想打击和压制这些坚持清廉和正义之人的,以便让正义之声失语,好让官员财产公开制度,又象过去那样继续胎死腹中;他的这一手就叫做恶人先告状。

    他之所以同意向组织(实指他的上级)汇报自己的财产,而不愿意向社会民众晒自己的财富,起码可以证明有两个疑点:一是他说的组织是可以为他保密的,是不会对他的财富进行详细调查的,所以他认为向“组织”申报财产,自己的“隐私”不会被曝露;二是说明他的财富来源有问题,所以才不敢向社会公众公开,因为公众的眼睛太多,与他又没有利益关系网相连,所以没有向组织汇报那么安全,因此他才同意向他的组织汇报,而反对对公众公开。

    第四点,也是这位所谓的人大代表最狂的发言,他不指名的追问道:“要官员公开财产有法律依据吗?全国人大有公布财产公开的法律吗?官员也是人,也有隐私,官员是公仆,不是老百姓的奴隶”。

    当然,尽管他的追问没有指名道姓,但很明显,他是针对中央的决策者和制订廉政政策者说的,可见他够猖狂了吧。如果人大的位子都被这种假人民代表占据着,中国广大劳动人民的利益还能确保吗?中央的反腐倡廉还能进行下去吗?中国共产党的执政为民宗旨还能坚持吗?

    至于他说的“官员也是人,也有隐私”,这点没错,正因为官员也是人,所以官员才会有人类特有的贪婪和腐败之道德缺陷,如果贪官汙吏不是人,也许就会好一点,因为他们不但不懂得贪与腐,还不会窃取真人的权位和名誉。

    “官员也是人,也有隐私”,这不假,因为他们也要吃喝,也有七情六欲,而他们的的身份、地位和权力又与普通人不同,所以就得拿廉政的规则来约束,因为他们必需是国人的表帅,才能引领和激励国人,否则就会出问题,这就叫职责等同原则。

    因此,你想当官,你就得受与老百姓不同的管束,要嘛就弃官当民,这在全世界都一样。就是当民,也不是可以胡作非为,只要你的财产来源非法,生活作风腐败侵权,也得受罚,否则国家和社会不就乱套了吗。

    至于隐私,也得分合法与不合法,一夫一妻,清正廉洁,是大多数国家的国策,贪污腐化,重婚与欺男霸女,也是大多数国家法律所不容许的,又其是对官员,所以这些看似属于隐私的违法行为,就不能当作正当的隐私拿来狡辩了,而是必需老实交待。

    比如现在很多官员都有情妇,有小妾,有欺男霸女之恶习,能算隐私吗?事实上,合理合法的,就不怕人知道,这点人人都清楚,也都是这样做的;比如,你会把你的老爸老妈,老婆儿女当隐私向社会公众隐瞒吗?肯定不会,因为这些是合理合法的,不怕人知道;而偷着嫖女人,瞒着家人非法纳妾养情妇,你肯定不愿让别人知道,包括你家人,故只好用“保护隐私”来掩盖,这就是为什么某些不干净的官吏、精英对“保护隐私”很感兴趣之原因。

    现在很多人因权、因富而变质了,于是就拿隐私权来隐瞒自己的非法行为,过去中华民族从来不提隐私权,中国不也成为了世界上最优秀,最古老,维持未被外强征服和殖民时代最久远的唯一民族吗?

    此叶姓官员最好笑,最狗屁不通的狂言是:“官员是公仆,不是老百姓的奴隶”之说法。本来马列主义,共产党把官员称为公仆,其意思就是要表明,共产党新政权的官员,不是过去封建社会那种骑在人民头上作威作福的旧官僚,也不是资本主义社会那种为资产阶级富人说话的政客,而是为全体国人办事服务的仆人,故简称为公仆。

    所以,人民就是老百姓,公仆就是为广大民众服务之公务员,公职人员,而不是欺压人民的旧官僚,从共产党给人民公仆的公开定义来看,“公仆”与“奴隶”的任务、地位与职责并没有多大的区别,只是一个是为公为民当仆人,一个是只为奴隶主当仆人吧了。

    叶氏把“公仆”与“老百姓的奴隶”对立起来看,说明他把公仆当成公权之仆,当成上下级之间的服从之仆,唯命之仆。所以他认为听权令,当上级的仆人可以,听令老百姓(人民),当老百姓的仆人是不行的;这不但说明他的无知,也说明他当官之目的不是为人民(老百姓)服务,而是为自己和少数人的利益服务,大家想想看,这种人能当人民代表吗?能为民执政吗?

    事实上,从他质问国家和人大没有官员公开财产的法律来看,又表明他并不惧怕权力和上级,这同时也说明了他所谓的愿意当权力公仆,也是假的,他真正所想要的,是做官当老爷,当贵族,当谁也管不了的独立王国之老大。

    当然,从这位官员拿国家和人大没有法律依据当理由说事,也的确捅到了我们国家某些决策者和他们的高参精英之痛处,执政二三十年了,竞然连最基本、最关键的廉政法律都没有,又何于高唱廉政之调呢?喊反腐倡廉喊了几十年,既然不想到为反腐倡廉立法,这都么不可思议,是天大的执政玩笑。这样的所谓精英治国,自然难于治理好一个国家。

    我在网络上也看到有不少人,用打圆场,当老好人的方式为叶氏的言论辨护,要大家对人大代表,对政协委员的雷言,不要太苛刻、太认真,不要要求过高,要让人家讲话。

    这种人表面上看似很公正,很讲理,其实当这种和事老的,恐怕和事是假,包弊怂恿是真,甚至不少这种人本身就是叶氏一样的人,或是他们的关系网中之人,这点明白人一看便知。

    他们把政协委员与人大代表等同起来,其本身就犯了原则性错误,政协委员是在野党人,从某种意议上说,他们是执政党的反对派,是监政督政者,所以他们提出不同看法和意见,是正常的。

    而共产党的党员、官员和人大代表,是执政参政者,是应该维护共产党和她所代表的人民利益的,是必需贯彻执行共产党政权的政策法规的;所以不能把两者的身份和言论混为一谈。有些事、有些话,政协委员能说的,人民代表,尤其是有官员身份的人民代表,就不一定能说。

    此人作为基层的人大代表,执政当局的官员,为何如此胆大妄为,竞然在新中央领导班子下决心要反腐倡廉之关头,既然出此对抗和质问中央政策之狂言?作为代表民意的人大代表,他为何如此记恨和看不起他所代表的老百姓?我看其背后必有奥妙。

    如果此风不杀,让它漫延开来,反腐倡廉,为民执政,政民团结和社会和谐都将是空话。

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大直言  2013.02.02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33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