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ccj4006的博客

我有我的思想,我有我的说法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本人是退休机电工程师,业余爱好多,喜欢设想新产品,喜欢画画与摄影,喜欢发表看法。 我的格言是:我有我的思想,我有我的说法,我愿走我想走的路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是谁催生和助长了中国的网络谣言  

2013-08-24 11:23:32|  分类: 热点分析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 

是谁催生和助长了中国的网络谣言

 

——就中国的网络谣言兴起之因果关系谈看法

 

     最近谣言专家秦火火被抓,和他那得意洋洋的“配合调查”之视频曝光,确实把媒体舆论烧得火火的;据说秦火火是为了出名而走上造谣之路的,这回被抓被曝光,秦火火也确实名声大噪了,这也许正是他感到自得之原因吧。

 

以我的视角来看,专家媒体漫无主轴而大杂烩式的点评与炒作,到没有什么看头,而秦火火那毫无悔意,甚至还带点自得式的神秘笑容,到是值得一看和值得深思与研究的。

 

中国的造谣和谣言之所以红火,可能正是造谣专家秦某取网名为秦火火之原因吧,只可惜,中国的腐败和腐败份子也很红火,可为何没有腐败专家取名某腐腐的呢?这说明造谣专家没有腐败专家狡猾。

 

我认为,不管造谣红火也好,腐败兴旺也好,都存在因果关系;民言中所说的:种瓜得瓜,种豆得豆,种下苦果得苦受。是最能体现因果关系的最形象比喻。

 

我还认为,我国的网络谣言至所以会产生与发展,同样有这种因果关系,只是由于朝代有变化,掌控朝代的人也会跟着变化,所以对于象网络谣言这种政治、社会苦果来说,其因果关系往往是,前人种苦后人受。腐败问题也一样。

 

也就是说,象网络谣言这种东西,往往是催生与助长者在前,而受其扰乱之苦者在后,所以因果关系就错位了;种苦者尝不到苦,不愿种苦者却受了苦。这是很不公平,很不道义的。

 

就拿我们的网络谣言来说吧,其实造谣播谣早就存在,并不是今天才有;只是过去的谣言内容大都是政治层面的,普通民众更不熟悉,更不了解,又与人们的工作生活离得较远,影响与关联较少,加上传播渠道都在官场,所以百姓不觉得。

 

加上当时大家都在研究金钱与致富的大事,谁还顾得上谣不谣的问题,再说当时那为推行改革开放的政治气氛,政治压力,和摸黑搞改革试验的大环境,谁搞得清楚那是对,那是错,那是谣,那不是谣,反正大家只知道上面说过,宁右忽左;所以那些代表右,象征右的东西,谁也不敢说不对;就是谣也让他谣吧。

 

在这种气氛下,于是质疑中国的革命是否有必要的,质疑那些曾让第一代新中国公民,敬仰无比的老革命家的都出现了,还成了时代“英雄”。

 

对于英雄故事,革命事迹,先进人物这些过去人们非常崇敬的人和事,也都成为了质疑、嘲笑与戏弄的对象;为了达到质疑和嘲讽的效果,当事者自然得添油加醋的捏造一些新的材料,于是造谣就堂而皇之的登台表演了。

 

记得海军英雄麦贤德的婚姻,就曾成为某新兴小城新闻广播的调侃与嘲讽之笑料,北方某地的英雄纪念馆,也曾有人把它变成了供人赚钱的出租屋,老了的英雄模范无人管,等等不该发生的事都发生了;似乎在这之前的一切都有问题,都可以质疑和造谣。

 

大家也许还没有忘记,前些年有些人为了捞功抬高自己,贬损别人,硬是把相连的新中国分割成前后两段,并硬是不顾时代背景,不顾环境基础的差异,挑捡出一些能为自己贴金,能给别人抹黑的东西,来证明别人的前半段不好、不行,而自己的后半段,尤其是属于自己的一小段,如何如何好。

 

这种只图私利不顾事实,不顾后果,不顾前后因果关系的有意取舍与裁剪,本身就助长了说假造假之风气,而造假与造谣也只是一纸之隔,这可想而知会起到什么作用。好在我们的新领导看到了这样做的后果,故才及时的进行了提醒与纠正。

 

在这种连开国领袖,老革命家,英雄模范都可以质疑与造谣的政治社会环境中,还有什么东西不能造谣和质疑的呢?最多也就是某些拥权者,可以用手中权力专门为自己禁言吧了。

 

问题是,一旦不造谣,不作假,不乱怀疑,没有根据不得乱质疑与攻击的良好风气被破坏了,而不良的社会习性又被培养出来了时,就谁也逃不脱被质疑,被造谣的伤害,只是传播的渠道不同吧了。

 

但是一旦造谣的土壤开始出现了,造谣的种子渐渐播下了,造谣的习惯渐渐养成了,再随着中国互联网的出现和迅速发展,给造谣者提供了快速传播谣言的通道与环境,于是前面几十年播下的造谣种子,也就纷纷地在这些年开花结果了。

 

这也许就是今天网络谣言多的因果关系吧。只是苦了新执政的后来者,本来处理遗留的大问题就很忙,还得拿出不少精力去查谣、避谣和处理造谣者。

 

如果在前面的几十年,当初的管理者不要只顾推行自己的路线,只顾为自己固位利功而不顾后果,任由那些想捞功出气的右派、复辟派,想显能扬名和占位的崇洋派,想让中国变色、变质的民主派,可以自由自在,又可以肆无忌惮的为搞混中国,搞乱中国而造谣生事,中国今天的网络谣言又何会有这么多呢?造谣者的胆子又何会有这么大呢?

 

如果当初的权者多为国家和民族想想,多为后人和社会想想,多为产生的不良后果想想,也许就会多种些瓜豆,少种些苦果,自然今天的造谣者和谣言就会少得多,受其苦之害的人也会少得多。

 

当然,过去了的已经过去了,谣言问题摆在面前是事实,分析因果关系只是为了吸取教训,既不能为过去了的人和事代过,也不能把现有的谣言化有为无。所以,有谣言还得追查,有造谣者还得抓,还得处理才是,不然我们的社会就乱套了。

 

只不过,我们在反谣、避谣、查谣,和处理造谣者时,一定要吸取过去在反腐、打假、扫黄上之教训,不要搞那种雷声大雨点小,喊得凶轻下手,风头上象象样样,过后就开始走样,最后就变成了虎头蛇尾走过场之搞法。

 

中国的很多问题难于解决,又总是会反反复复,原因就因为处理太轻,违法成本太低,违法利润太高,没有威慑力;加上往往都未深挖,后台还在,根还在,所以会再生。

 

开头提到我对我们的专家媒体大杂烩式的评说不感兴趣,原因是他们把目标明确,造谣事实和定罪非常明确的造谣、传谣、散播谣言问题,硬要东拉西扯,与其他问题混为一谈。

 

比如秦火火自己都承认了造了大量谣言,也承认了对社会有很大危害,本来就以造谣罪和传播谣言罪进行起诉和量刑就可以了,专家硬要添油加醋的扯到什么危害公共安全罪,攻击伤害名人罪等问题上去,使本来很清晰的问题,变得混乱模糊起来。

 

造谣、播谣、传谣的结果,自然会危害社会公共安全,会造成社会的恐慌和混乱,这还有必要把结果当罪名分开来吗?至于攻击名人罪,恐怕更是开玩笑,就算是有这种荒唐的罪名,也是无法量刑的空壳。你想想,造谣作假攻击开国领袖,老革命家,英雄模范都无人管,名人算什么?

 

何况名人的界限和范围谁说得清?领袖、英雄模范和革命家,没有名气吗?不能算名人吗?开玩笑!恐怕为自己和同伙打伏笔吧?

 

中国的问题难办,问题出就出在一些闭门造车的专家,不懂又硬要装懂,自己不了解国情民意,不清楚因果关系,不深入基层民众中了解实情,就靠那洋本本上的条文,就以为自己很了不起;结果是越扯让人越糊涂,难怪他们搞出的东西总是漏洞百出,无法施行。

 

再加上有权者,个个都为自己着想,为自己留后路,所以该管的无人管,该查的无人查,该严办的严不起来,该重处的总是有人阻拦或放水;这些现象在反腐、打假、扫黄等等问上都不少见;如果在反谣打谣上也是如此,结果可想而知。

 

其实这些年,总有一些人,故意将网络上的一些问题,一些坏人坏事,进行扩大化和模糊化,其目的就是想借机,设置各种不利或限制无辜网民上网的所谓制度,以便让贪官汙吏,违法乱纪者逃避网民监督。

 

过去不是有人以网络不用实名制,出了问题无法查吗?事实证明并非如此。当然,用实名是最易监督与查找的,但谁来监督权者对网民的打击报复呢?其实,正常人并不怕用实名,只是中国的社会环境逼得他们不敢用实名。

 

中国的权力报复是很可怕的,不但过去出过千里追捕无辜网民之事,就是现在新政抓官风抓得这么严,那报导海南校长嫖学生的记者,不还是被当地官员给逼走了吗?这不是报复是什么?

 

事件都处理了,全国也知道了,还敢报复,而且是记者,如果是普通网民反映了当地丑事,又没有告发,还被当地官员知道了,不打击报复才怪,所以谁敢用当地人人都知道的实名呢?这就是普通网民反对实名制的原因之所在。

 

网民都很清楚,我们的网络不是都按照过去上面的指示,设立了审查程序和进入门槛吗?但是除了不少民众的评政议政,揭露和评击官场、官员不正之风的文章帖子,会被大量拦掉外,那些黄俗的,下流的,捏造的假新闻,假消息,为洋人推销布道的文章,为美欧列强歌功颂德的说教,不是照样充斥着各个网络;这叫正常吗?

 

所以,不管反腐也好,反谣也好,反假反黄也好,官风不正,社风不健康,能左右和影响社风、政风、民风的各级实权人物,不放弃私心,树立公心,恐怕要顺利开展和收到良好结果,很难!很难!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大直言  2013.08.24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82)| 评论(2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