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ccj4006的博客

我有我的思想,我有我的说法。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关于我

本人是退休机电工程师,业余爱好多,喜欢设想新产品,喜欢画画与摄影,喜欢发表看法。 我的格言是:我有我的思想,我有我的说法,我愿走我想走的路。

网易考拉推荐

越狱杀警监控录像显示其中大有文章  

2014-09-07 16:23:31|  分类: 热点分析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越狱杀警监控录像显示其中大有文章

 

——对哈尔滨延寿县越狱事件之分析

 

大家也许都看了哈尔滨延寿县某监狱,三个重罪犯杀警越狱之监控录像吧,从整个监控录像之过程和细节来分析,也许这件杀警越狱事件背后,决不会象某些媒体和专家所说的,是疏忽大意与违规操作所造成的这么简单。

 

如果大家对监控录像画面是仔细观察了的话,录像显示出的不仅仅反映出了狱管方面严重违纪违规问题,其中有三段值班狱警与犯人的友好互动画面,非常耐人回味。

 

其一是,在狱警放出犯人的视频中,画面显示第一个走出来的是死刑犯高玉伦,因为他戴着脚镣,从后两个犯人也从同一门出来的画面显示,说明三个犯人是同关在一个牢房中的,即开着的两个牢门中的后一个门。

 

至于为何打开两个牢门,只有死了的狱警才知道(或是那栋牢房只关有三个犯人,或监管方特意把重犯安排在出头的第二间,而第一间是空的,故其他犯人根本无法知道狱警与重犯之间做了什么)。

 

至于我为什么在文中对狱警的做法,不用“提审”,而用“放出”之词语,原因就因为这个狱警的行为太离奇了,根本不象严肃的提审犯人之作法,到是象朋友之间邀人喝酒聊天一样随便;狱警不但没有带枪械,也没有保持一定的警觉与距离,更没有一点严肃性。

 

从录像中可以清楚的看到,狱警在第一个犯人走出门后并没有马上关门和离开,而是向室内看了一会,而且从动作看,好象与室内的人说了话,所以根本就不存在忘了关牢房门之原因;有意不关门到是符合录像画面之逻辑。

 

同时画面显示,狱警与提出的重犯之间,他俩关系很不一般,在走出过道的过程中,狱警与犯人基本上是肩并肩的一起慢悠悠的走,并互相有友好的言行互动,狱警也没有向后看一眼(犯人到是回头看了两次),开始狱警左手还玩弄着一串牢房钥匙,根本不象提审犯人。

 

从录像中后两个犯人跟出的时间和步法来看,前后两组人的时间差,也就是二分钟左右(包括后面的犯人关好牢房门),加上后两个犯人窥探值班室(也象监控室和办公室)后到缩回门外守候,总计所花时间也就在四、五分钟左右,可此时狱警与第一个犯人已谈完了话,很友好的从值班室内室走出到值班室。

 

提审犯人有这么快吗?提审犯人有这么友好轻松吗?既然“提审”完了,为何不速押回牢房?警与犯还要站在值班室不走,而且狱警与犯人还有言语互动,对高犯走向他身后也毫不介意,看样子狱警还准备坐到椅子上,等后面的牢犯。

 

就整个过程看,这也不象狱警因警惕性不高和疏忽大意,才造成了犯人有在背后下手之机会之说法,到象是警与犯在合演躲猫猫游戏一样默契;更不象狱警提审犯人。

 

作为单个未配枪弹的狱警,夜深人静时放出三个重犯,他应该知道将会有多大风险,这说明这个狱警与犯人之间,有着非同一般之信任(起码与高犯之间是这样)。

 

其二是,作为一个狱警,多少也练习过几招擒拿对抗功夫,加上他的身体壮实,在有脚镣加身的高犯双手勒颈时,为何不反击和挣脱,不大声喊叫?直到第二个罪犯几句重拳打击鼻梁和面门时才出手还击,这时是三对一己经晚了。

 

这说明了什么呢?说明那个狱警根本就不会想到犯人们会伤害他,故开始时才会感到非常突然而无反应。是不是这些都是先约定好了的?只是假戏真做呢?

 

犯人至所以给没有了反应的狱警铐手、铐脚,也许就因为逃犯们不知道狱警已经死亡,仍以为他会苏醒。加上脚镣手铐,只是为了执行戏情和争取更多逃亡时间。

 

其三是,最后的录像显示,三个逃犯在取手铐,在换警服,在开脚镣,在开两三道大门时,都不慌不忙,轻车熟路,不需乱翻乱砸,直拿就是;这些都说明,开脚镣和门的钥匙、警服,都早已安排好了(连套数都符合)。

 

“提审”谈话的内容,也许正是狱警在给犯人交待如何演戏,道具放在何处,所以几分钟就搞定。谈完出来后警与犯双双等人,就是为了等后面的两个演员,以完成最后的圆满演出。这样一分析,前面的不关牢房门,不往后面看,还要在牢门前与室内互动,这些疑问也就好理解了。

 

遗憾而荒唐的是,这位狱警演员到死都不知道,自己所演的角色正然是死亡陷阱。

 

还有一些细节在此交待一下:所谓的AB保险门,实际上就在狱警值班室,一个通往牢房走廊(即犯人进入的那个右侧门,应该是铁门)。另一个在值班室画面的左下方(画面看不到,但见逃犯从那个方向走),即犯人进入逃跑大厅的那个铁栅门。

 

按道理,AB门不是象媒体人所说的,要两个门同时打开才行(这样不更好逃吗)。应该是先关好开着的那道门,第二道门才能打开,这样就能阻止犯人鱼贯而出,也可以阻止犯人里外同时侵入值班室。

 

还有狱警与高犯谈话之处,实际上是值班室内的一个小内室(也许是临时休息室,可能有床)。但从整个作案过程看,当天夜晚,的确只有一个狱警在值班。这也正是犯人作案时,如此大胆,如此从容之原因吧。

 

值班室监控台的确是未开,但插了电源,那个犯人到监控台去看到黑屏后,拔了插头(可能是怕有警铃)。高犯的脚镣是在大厅的前厅左侧打开的(没有画面,只见他出大厅第一道玻璃门,和转入前厅左侧暗处时还有脚镣,走出左侧前厅暗处时,就没有了,随后才返回值班室换衣服)。

 

 

通过以上对监控录像存在疑点之剖析和推测,加上对监牢监管上的太多违规和漏洞,太多无法能正常解释之事,比如,一个监牢只有一个人值班,凌晨无令提审,钥匙、警服如此易得,也太蹊跷了吧。

 

所以,我对这次奇怪而荒唐的杀警越狱事件,不认为是违规和麻痹大意造成的,而我认为是公职腐败所造成的,是某些监管者为了私利而导演的警匪勾结大戏。

 

只可惜,因主演“正派”的演员己死,要把此案搞清楚,恐怕很难了,就算反派角色悉数抓回来,他们讲不讲真实情况,侦办者信不信,都很难说。

 

当然,警与犯合演什么戏,只有他们自己知道,局外人只能是通过所能掌握到的材料,进行逻辑推理,最符合已知作案过程和细节之情况,也最符合逻辑的推理,就是最接近真相的。

 

不幸中的幸事是,好在站在高楼岗亭中的值班武警战士,还算认真负责,也没有打瞌睡,所以能及时发现了问题,并及时鸣枪报急,才使得逃犯慌忙乱窜,丧失了有足够时间之逃亡机会,也使得政府能及时布置警力没卡和搜捕。

 

这种被远处武警识破之事,也许演戏者和导演者谁都没有想到的,这就是他们的阴谋注定会失败之命运。

 

看来,对一个国家和一个政权来说,只要权力贪腐成为了无法管控的野马,只要不顾道德的金钱致上理念,成为了一个社会的风气和潮流,这时的国策、国法和各种纪律与规矩,在公职权力者眼中,都不过是用来瞒上欺下的一种道具而已。

 

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大直言  2014.09.07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94)| 评论(0)
推荐 转载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